麻豆传媒会员有什么用

   清冷朦胧的一弯弦月挂在浓如墨的夜空中……

   月下,是一片浩瀚无边际的汪洋大海。

   一船远洋邮轮飘浮在海面上……

   有人倚在甲板上的栏杆处,正举目怔怔地看着那一弯像极了美人儿淡楚烟眉的黯淡弦月。

   “俊佑哥?连大哥让你赶紧回去呢!”

   一个男孩子的清脆声音响了起来。

   武俊佑转头一看……

   ——白发少年祁星?

   这孩子曾经是阿窈收治的病人,病因不复杂、但吃了不少苦又遭遇了坎坷……

   若不是傅楚窈一力收治,又出钱资助他看病、归家,祁星还不知道会沦落到什么地步。

   后来,他病好了就回了老家。

   临近过年,祁星特意背了一大筐家乡的土特产、坐了长途车来到京城,本来是想要感谢傅楚窈的……

   外滩街景青春在现

   没想到,傅楚窈已经失了踪。

   祁星找到了武俊佑,表示他想为寻找阿窈姐而出一份力。

   ——这孩子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,武俊佑本来不想让他掺和进来的;可见了祁星面红齿白、却满头白发的样子以后,武俊佑灵机一动,觉得将来可能……可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得要用上祁星,便同意了。

   可此时,见这么晚了少年还不去休息,武俊佑便皱眉问道,“……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去睡?”

   “马上就去了,连大哥喊你回去吃药呢!我顺路帮他喊你回去而已。”祁星说道。

   武俊佑叹了一口气,跟着祁星走了。

  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到了船舱处,祁星转身走进了一间舱房。

   而武俊佑则又抬眼看了看挂在天上的弯弯弦月。

   ——也不知为什么,他就知道,这会儿阿窈肯定也正看着这轮弦月,心里想着他和爷爷奶奶呢!

   怔怔地望着那弯弦月……

   良久,武俊佑又叹了一口气,这才推开了另一间舱房的门。

   舱房里的摆设简单,就是靠墙放着两张单人床,床尾处摆着一张书桌、一把椅子……仅此而已。

   穿着一身黑衣黑裤、脑后还绑着个小辫子的应杰明……不、真名叫做和连城的年轻人,正盘腿坐在靠左边的一张单人床上,看起来正在打坐?

   听到武俊佑进门的声响……

   和连城微睁双眼瞥他一眼,低声说道,“又搞这么晚,赶紧把药吃了,好好调息休养。”

   闻言,武俊佑看了一眼摆在桌上的一个盛满了黑乎乎的药汁的搪瓷杯,皱眉问道,“能不吃吗?”

   “不能。”

   顿了一顿,和连城又道,“你的身体已经全垮了,要是再出什么事,我怎么向师姐交代?”

   武俊佑只得拿起了搪瓷杯,将杯中的药汁一饮而尽。

   药汁真苦啊!

   说起这和连城……

   自打傅楚窈一失踪,再听武俊佑说了来龙去脉以后,瞎子的第一反应,就是马上让胖子赶到云省去,按着当初那位自报姓名为“应杰明”的小哥所留下的和氏密语所留的地址,居然还找到了和门中人!

   应杰明,本名叫做和连城。

   而且和门除了他以外,尚存二位耄耋。

   姜珍旖听说,立刻与秦柏再、瞎子、武俊佑一块儿赶往云省,与和门中人见了面……

   几十年前,因为战火、避世、躲仇等等原因,毒医侠三门流离失所,当年人丁最兴旺的医门也逐渐凋零。

   辗转了半个世纪,他们才又头一回团聚。

   当下,姜珍旖忍不住嚎啕大哭!

   等她的情绪平复下来,众人再一细问……

   原来傅楚窈的父亲傅云生,竟也是和氏毒门中人!

   和氏毒门的规矩,门下弟子年满十八就要出门游历三年。傅云生出门游历时,竟歪打正着地遇上了隐居在连城的姜珍旖母女三人。

   傅云生是和门弟子,和连城却是和门传人;他俩的关系……傅云生的师父叫和广庆,和广庆的父亲叫和仕岭;和仕岭与和连城的父亲和仕川是堂兄弟;但和仕岭与和和仕川的年纪足足相差了五十岁!

   和仕岭去世的时候,和仕岭还没出世……

   而当年傅云生跟着和广庆学医时,和仕川(傅云生的师叔祖、和连城的父亲)还曾经指点过傅云生。但和仕川一生致力于毒学与武学,对于传宗接代并没有什么兴趣。后来傅云生出去云游了,和仕川才被堂侄儿和广庆催促着与一女子结了婚,这才生下了和连城。

   也就是说,和连城虽然年轻,今年也才二十岁,却与姜珍旖同辈。

   如今,和门得了瞎子的报信儿,和广庆(傅云生的师父)与和仕川得知了傅楚窈被掳的经过,不由得大怒!

   毒医侠师出同门,又相助守望了几百年……傅楚窈是医门唯一的后人,又是毒门弟子傅云生的女儿,毒门当然不能坐视不理。

   可两人都已经是六七十岁的老人家啦,飘洋过海的出远门也不合适,就叫和连城过来帮忙。

   这和连城年纪轻轻,本事却不小……再加上也跟武俊佑、傅楚窈相处过;再见面时,和连城与武俊佑已经非常熟悉了。

   “还有多久能到?”和连城问道。

   武俊佑咂吧咂吧嘴,将嘴里的苦药汁咽尽,这才说道,“……按阿窈送出来的消息,应该就是这一带了……但问题就是,这儿附近方圆几百海里都是汪洋大海,压根儿就没有海岛……”

   和连城道,“怕是被人篡改了密语也不一定,但大方向肯定是不会错的。”

   说着,和连城又看了看瘦成了一把枯骨的武俊佑,叹道,“阿窈的性子……她本来就是个不肯吃亏的,再加上人又聪明,无论她到了哪儿,必定会好好对待自己……倒是你,几个月折腾下来,你看看你现在这副样子!”

   “对方敢把阿窈掳了去,又安置在个孤岛上……而且还无惧你爷爷的身份,这证明对方是恃无恐的。当然,他们手上有阿窈,这是另外一回事了。最重要的……那关押着阿窈的岛,肯定是个戒备森严的地方。”

   “咱们能用的人本来就不多,你爷爷手下的能人虽多、可他们都是在编的军人……军人无令是不能出国的,否则就会被扣上‘侵略’的帽子。所以光靠着你纠集来的这些退伍军人……就凭着咱们三五十人……”

   “嗯,这些人还因为晕船,陆地上的老虎倒变成了海上的病猫!你想想,咱们这样的身体素质,就是找到了海岛、找到了阿窈……你有把握平平安安地带她走?”

   和连城噼里啪啦的一番话,令武俊佑陷入了沉默。

   “……赶紧用我传你的法子,夜里打坐调息、白天好好锻炼!别到时候见了阿窈,她倒是生龙活虎的,反而你成了病猫!”

   说完这句,和连城便阖上了双眼,继续打坐调息。

   武俊佑叹气,除了鞋上了床,也学着和连城的样子,盘腿而坐,双手按诀自然垂于双膝之上,然后闭上了双眼,用和连城传授的法子开始了调息静坐。